最新网址:https://www.jpnice2018.com/
99re久久这里只有精品 > 先锋小说 > 粗鲁的美女 - - 粗鲁的美女 -
粗鲁的美女 - - 粗鲁的美女 -
粗鲁的美女 - - 粗鲁的美女 -
先锋小说 admin
点击阅读106

粗鲁的美女 - - 粗鲁的美女 -

黄昏了待在学校的人逐渐变少小兰跟其他人的方向刚好相反她正匆匆忙忙的 往国乐社的社团办公室走一路上不断跟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打招呼在这学校只要 说起小兰每个人都会说「啊!就是那个得全国比赛亚军的「琵琶美少女」! 她好漂亮!好古典!」一头闪亮柔顺的长发以及修长曼妙的身材配上精致白 皙的瓜子脸让她穿起长袍弹琵琶时充满著古典气质 但是真正认识她的人会在後面补充一句「不过她实际上是个「一根肠子通到 底」,个性粗鲁的女人!」 是的她不说话的时候确实是温柔优雅但是她只要一开口就往往会把人吓一跳 「你祖母我最讨厌人家纠缠不清!给我滚!」 这是她对付莫名其妙出现堵住她自称是粉斯要求签名的人最常说得一句话所 以她在网路上的风评不太好很多人都说她有「大头症」、「自视过高」 甚至「无耻」、「贱女人」、「淫荡」、「公车」、「臣又」之类的评价都 有不过她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不要跟踪我、打扰我,他们要说什麽随便他们了!」 不过有时候也很无奈「他们把我的录象放上去,又不是我自己放的,我又不 是艺人为什麽我要承受这种事情!」她只想要有个安安静静的高中生活玩社团、 玩琵琶、考试读书跟同学谈谈自己喜欢的男生这样就够了 她到了国乐社门前却停了下来甚至退了一步晚霞的馀晖照在她的脸上似乎抹 上了一阵红晕国乐社里传来一阵美妙的弦声二胡,「银色月光下」…… 好棒…… 小兰从小就爱听老歌或许是受琵琶老师的祖母的影响吧对这些有著浓浓怀旧 氛围的老歌有种奇异的想像古老留声机、巴洛克式的建筑、西装、旗袍、跳著慢 舞的男女…… 她从来不承认自己对这种古老的东西有种莫名其妙的浪漫情愫「弹琵琶」就 已经够「老」了万一被人家知道自己喜欢「这种东西」 一定会被嘲笑的!小兰常常这麽想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超级爱老歌常常在自 己的MP3 里放好几首然後刻意把档案名字改成新歌 这首「银色月光下」对她的意义又特别不同让她觉得很…… 很糗…… 第二小节那个奇怪的抖音…… 是阿正! 他怎麽会在社办拉二胡?他好久没来了!悠扬缓慢的旋律随著二胡有点紧绷 高亢的弦声缓缓倾泻出来周围昏黄的夕阳竟被弦声转变成了银白色的月光而她正 赤足走在沙滩上弦声里面奇怪的抖音像是沙滩上的涛声任意自在的轻抚沙岸 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她的身体起了一阵鸡皮疙答 社办那只便宜的老二胡明明声音不怎麽好听却被拉的婉转娇柔宛如缓缓轻浪 阿正是个大怪胎高瘦白皙带著又大又厚的深度眼镜他家里其实是国内少数的 提琴世家父亲是著名的小提琴手国外乐团的首席哥哥拉大提琴已经出了好几张唱 片姊姊拉爵士常常过内外跑到处公演他自己以前是拉小提琴後来听说跟父亲吵架 决裂以後开始拉二胡 他拉的不错但是他很没耐心又不爱练习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玩网路游戏不然就 窝在宿舍喝啤酒喝啤酒……气死了!死酒鬼! 不过社团指导老师说他是天才才学半年音准与技巧就已经是老手的等级如果 他常常练习肯定有机会在全国独奏比赛中跟别人一较长短 如果他肯「常常练习」的话啦! 小兰气愤的想他唯一努力练习的也只有那一次社团发表会……後来,他就很 少来社办了……她请社团跟他同班的人催了他好几次就是死不肯来!气死了!想 到这里,小兰那张古典又有气质的脸气得涨红 那他现在在里面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麽?还弹奏的是那时後的「银色月光下」?这时里面的 弦声慢慢的停止宛如逐渐远去的涟漪接著,里面传来一声「咕噜咕噜!啊哈!爽! 有青!」小兰脸上掉下三条黑线这家伙!居然在社办喝啤酒! 「喀滋!」居然又开了一罐!气得失去理智的小兰举起修长的右腿「哐当!」 一声,把社办的门踢得飞了出去「死阿正!又给你祖妈在社办喝酒!」小兰气的 连「你祖妈」都飙出来了可怜的门板砸在办公桌上里面那个带著大眼镜的高瘦男 孩正撅著嘴准备享用啤酒罐里冒出来的气泡 他连忙把啤酒往窗外一丢「没有!没有!你看错了!一切都是幻觉!哈哈哈! 幻觉!」阿正抓著头、张著嘴心虚的大笑彷佛他刚刚手上真的没有一罐啤酒「你, 这,个,浑,蛋!」 「怒发冲冠」这个字眼用来描写现在的小兰实在有够贴切她的头发整个张扬 了起来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黑猫又像是吐著怨气的女鬼「难怪我老是觉得社办有酒 臭味!说!你偷偷在社团喝酒几次了!」 「别……别这麽气嘛……」阿正被小兰恐怖的表情吓得节节败退、冷汗直流 回头一看哎唷!已经被逼到窗户了!「小兰!大美女社长!冷静!冷静!」 小兰举起了「爪子」正一步一步的往阿正走过去「喂!楼上那个是谁啊!」 在这紧张的时刻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喊阿正於是往窗外张望 这声音…… 好像是光头训导主任他们学校的训导主任人很好虽然有时候很凶但大多数的 时候都很亲切阿正一望出窗口看到他的脸就知道他现在一点都不会想对他「亲切」 「阿正同学!我脸上的啤酒罐,是你的吗?」 阿正的脸绿了训导主任把脸上的啤酒罐拿下来他本来就已经很大的鼻子现在 肿的更大而且还流出了鼻血「你在社办给我喝啤酒!」训导主任气的头发都竖了 起来「你别跑!」 训导主任往楼梯的方向跑去阿正则立刻往小兰堵住的社办门口冲来「不跑的 是笨蛋吧!」 阿正钻过了小兰与社办门间的缝隙大喊著「社长!掰掰了!」「喂!你!… …」小兰满脸黑线,不知道该拿这个混蛋怎麽办才好「别跑!」 阿正跑到了走廊底小兰才看见训导主任气喘吁吁的从楼梯间跑出来追著阿正 的背影而去 真是……混蛋!小兰回到社办,把洒了一地的啤酒擦了乾净。这样不会留下 啤酒的臭味吧?如果被其他人发现,恐怕大家会更排斥这个死混蛋了…… 怎麽老是自作主张,一点都不替人想想!气死了!更气的是……偏偏自己又 没办法把他从脑子里一脚踢开!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小兰又超没气质的姿势猛抓 自己的头发直到头发乱成一团为止。 她关起社办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然後双手伸得直挺挺的趴著我怎麽会把自己搞 得这麽惨?是被那一夜的月光炫惑了双眼?还是被那一夜的二胡声迷惑了心智? 想到那一夜,小兰就满脸通红却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那天是校庆社团发表 会,社员稀少的国乐社难得有机会表现的时刻。那时候阿正入社没多久孤僻的要 死他拉二胡的技巧偏偏又好的很诡异 为了压轴,小兰不得不请他跟自己搭配二胡配琵琶提琴世家的少爷配学校的 古典美少女怎麽想都很有话题性与吸引力匆匆练习了几天两个人边磨合、边吵架 ……嗯……还打了几场。嗯,是那个笨蛋挨打啦…… 没想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就练起来了。真是个聪明的家伙,小兰不得不佩服他 他虽然爱宅在家里打游戏但是平常大家在时颇爱搞笑耍冷有一次练习时还拉 起许多卡通歌曲与游戏主题曲的二胡混音版边表演卡通主角的表情耍宝因为没看 过那些卡通她实在笑不太出来 不过当他开始拉一些熟悉的流行歌曲的时候小兰就很有感觉了尤其阿正拉出 「新不了情」时二胡细声泣诉的弦音让小兰感动得眼眶都泛红了接著他又拉出了 「银色月光下」 小兰彷佛透过二胡听到了浪涛看见了月光投影在海面的银色阶梯她冲动的脱 口而出「你拉的这麽好,为什麽不好好练习呢?」话说完,她才发现自己的泪水 已经滑落脸庞超……超丢脸!顾不得阿正惊讶的表情小兰匆匆收拾了一下飞奔回 家 可是很奇怪後来练习阿正都会到场有时候还会提早到耶!小兰很纳闷,但不 管怎麽说这是好事。表演前小兰还把阿正拖去剪头发、弄了一见长袍。 「……头发弄整齐一点,也还人模人样啊,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把自己搞得跟乞丐一样!」 其实不只是人模人样,是……还满帅的……其实只是还算有型啦…… 头发剪掉後露出的眉毛很浓却很典雅刮掉胡渣看起来有点书卷气但是眼神又 有点不安、忧郁好奇怪的组合。 「要你管!」阿正红著脸,只回了这一句。去,居然会害羞耶!明明是个自 我中心到不行的人,被称赞居然害羞了起来?没想到表演前一天彩排的时候阿正 就反击了。 他在表演的曲目中加了很多即兴演出的转音与抖音节奏忽快忽慢音量忽大忽 小好像一只胡乱飞舞的蝴蝶一下子活泼轻快一下子又温柔浪漫逼的小兰只好不断 紧紧的追随後来也像要反击似的花招尽出 曲罢,小兰跳了过去想要开骂现场却响起如雷掌声「没想到琵琶跟二胡的演 奏可以这麽夸张!」「这是老歌吧?怎麽被他们演奏的这麽快!」 「真没想到国乐也可以这麽花俏!」阿正回过头来,紧紧握住她的手,脸上 充满闪闪发光的神情「你好厉害!没想到你真的跟的上!」 没想到他也会有这种表情!好像是舞者尽情表演後满脸汗水却又带著光辉的 喜悦「废……废话!」 正式演出时他们就用这种方式即兴演出博得了满堂喝采也得到了社团发表会 观众投票「最受欢迎节目」奖 当天晚上我们就在社办举行了庆功宴大家满了一堆咸酥鸡、卤味、烧烤、汽 水、零食一边吃一边用笔记型电脑唱歌最要命的是…… 不知道谁还调了一桶鸡尾酒…… 总之,不知不觉间小兰就喝醉了当她回过神来只看见除了阿正与她之外最後 一个社员正摇摇晃晃的往社办门口走去把门……关上了 「欲恋学园」银色月光下的激情2 (限) 阿正则拿起了二胡把弓弦架了上去「你要听,当然是没问题的」这时小兰才 回想起来自己要求他再演奏一次「银色月光下」阿正关掉电灯坐在窗台边月光映 照著他把他的身影镶上一圈银边 树影摇曳夜风习习吹来吹动著他的一头乱发也把二胡悠扬的弦音缓缓送来 他这次演奏的方式很轻柔跟表演时的活泼夸张完全不同扩散开来的音符像是 月光凝聚而成的迷雾充满了整个社办银色的浪漫光华跟著晚风轻轻吹拂过小兰的 长发让她身上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答天啊……他真的好利害…… 「是谁啊!谁这麽晚了还在社办?」训导主任哗的一声闯进国乐社的社办但 是却没看到半个人「奇怪……我明明听到声音……」 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桌子底下的两个人呼的松了一口气。月光穿过窗棂洒落在 这个狭小的桌子底下训导主任的脚步声远去後四周变得好静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 彼此贴的好近近到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好清楚 躲进桌底下时阿正搂著小兰的腰还用手温柔的护著她的头保护她不撞到桌子 好香…… 长发里的芬芳像是调皮的小精灵拼命钻进阿正的鼻子里刺激著他加速他的心 跳阿正不由得轻轻抚顺小兰的长发好顺怀里的女孩平时趾高气傲抱起来才发现她 很瘦还矮几半个头身体好软、好软 阿正开始感到自己某个部位有了反应就在此时小兰抬起头来看著他把他吓了 一跳连忙松了手、停下了抚触「呃……」小兰湿润的双眼与唇瓣在月光下泛著盈 盈水光阿正才看一眼就完全深深陷入无法自拔 那张古典的脸上泛著红晕微张的嘴里还散发著甜甜的酒气他看的目瞪口呆时 小兰湿润的嘴唇轻轻的嚅嗫著「你这样……看起来满帅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老打扮的像乞 丐……」 头发虽然乱掉了但是乱的很有型而且近看才发现阿正的睫毛好长皮肤也很好 居然一个青春痘都没有真是气人!更气人的是他只是认真的看著她就看得她心猛 跳讨厌……小兰放低了视线流露出一种抚媚的感觉 「我……很喜欢你……」 这是……告白吗? 阿正把手深入她腋下稍微拉高她柔软的身子然後低头贴住湿润的唇瓣好软… …好热的嘴唇…… 「嘤……」他一察觉自己作了什麽立刻猛然抬起头还敲到桌子「对……对不 起……」小兰双眼迷蒙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阿正以为她要哭了 小兰被吻住时吓了一跳感觉到一种电流从唇瓣的交错传来导致脑子里面起了 一阵晕眩的乱流怎麽回事……他作了什麽? 他吻我!?他怎麽可以……「你……吻我……」「对不起!」「用……这张 嘴吗?……」 小兰的手像是蛇一样缠住了阿正的脖子整个人紧密的贴住阿正没想到阿正看 起来瘦瘦的胸膛这麽宽…… 男孩子身上特有的讨厌气味让小兰有种奇异的感觉 「坏嘴巴……咬死你……」小兰说著,身体往上一挺就吻了上去阿正被甜甜 的香气包围不由得搂住怀中的少女深深地吸吮少女口中的芬芳还试探的吐出舌尖 舔舐著女孩柔软的唇 「嗯……嘤……」 我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 小兰在心里呐喊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回吻他! 我本来是要咬他的! 小兰感觉到粗糙的舌面摩擦著唇瓣也不由得吐出了小舌怯生生的试探著两人 的舌尖在小兰的贝齿外接触确认的彼此的存在小兰的小舌立刻害羞的缩了回去阿 正却脑子轰然「她在邀请我!」 立刻不顾一切的长驱直入进入小兰的舌下用粗糙的蕾面爱抚小兰的舌底 「嘤……哈……」 奇异的感受让小兰深深的吸了口气也吸进了更多让她头晕目眩的男孩子气息 她有点害怕这种陌生又奇妙的触感小舌卷曲著想拨开阿正的舌却被阿正紧紧缠绕 来回的摩擦翻搅 讨厌……这是什麽感觉……好讨厌……阿正的舌缩了回去小兰的舌却意犹未 竟的追随而入被阿正轻轻的咬住然後用舌尖不断逗弄 混蛋,居然咬我…… 小兰想比照办理把舌尖探进阿正舌底阿正却趁机进入贝齿後方用舌尖挑动著 小兰的上颚小兰皱著眉用舌尖逗弄著阿正的舌底却被上颚传来的舌尖触感弄的好 痒 小兰的舌往上翻搅这次被整个纠缠住了整个来回的摩擦爱抚弄的小兰的嘴角 都溢出了唾液 小兰的身体因为唇里的交缠而发烫她还感受到男人的某个坚硬的部位向她发 出警告 不能再继续了不能……不然……不然会怎麽样呢……她娇喘著离开男人的嘴 舌尖还牵系著男人嘴里的银丝 讨厌……好色情的感觉…… 两个人不停的喘气好像刚刚进行了一次深海潜水男人搂住了她的腰托起她的 臀部让她更接近他的唇 他还想要?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给?我……我……我……讨厌啦……身体居然主动吐出了 小舌探进了男人的唇间这样……好像在侵犯这个男人…… 男人爱抚著她的长发然後顺著脊椎而下勾引起她的身体阵阵颤抖然後手停在 短裙上来回抚弄著臀部与大腿另一只手则顺著腰肢而上让她不断的深深吸气 他的手停在乳房下方却不敢上去了胆小鬼……小兰腿一蹬,身子整个埋进阿 正怀中左乳整个在他结实的胸膛压扁右乳额整个交付在他的手中不对,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骂 他胆小鬼…… 哎唷~我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我笨蛋我白痴我神经病!阿正完全失去理智了他张大了嘴 与小兰深深的翻搅手握住一只乳房轻轻的按揉另一只手不停的来回在大腿与股间 「喔……」 小兰觉得自己像是被开启的暖炉身体的温度在不断的上身奇异的感觉在身体 内流动让她不安扭动身体阿正的舌脱离小兰的嘴角牵著银丝往耳际而去「啊~… …」 粗糙的舌面甫一接触耳垂就引起小兰身体的轻颤舌尖划过耳廓然後男人含住 耳垂用舌尖不断逗弄「嗯~啊~嗯……嗯……」 怎麽会……小兰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耳朵这麽敏感被舔舐几下就会这麽酥麻她 甚至感到胸口在肿涨 不行了……要停下来才行……不行……颤抖中她跪伏在阿正双腿间身体伏在 他身上整个上身用力的挤著像在需所更多的刺激 讨厌讨厌!我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不行啦~不行啦~我这个笨蛋……啊~刺激来了! 阿正用力的让胸口一阵阵的变形舒缓肿涨的不适腿间的爱抚也顺著大腿内侧 直往股间而去不行~不可以~那里不行~会……会被发现!讨厌! 湿了啦……小兰也会看些色色的东西偶尔也会「自己那个」过她很清楚自己 的反应「啊……哈……喔……」 好丢脸~被他的手一弄小兰才发现自己比想像中的湿讨厌,怎麽会……她害 羞的夹紧双腿但是男人还是抢著把手整个贴上潮湿的部位不住的磨蹭讨厌~讨厌 啦~小兰不停的深呼吸连呼吸都在颤抖 要停下来~停下来~我快……我快失控了~啊~男人把湿漉漉的手抽了出来 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小兰脸都红透了迷蒙著双眼吐著小舌往深吻中逃避我到底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 嘛?一切都……失控了! 男人边吻边扶住她纤细的腰肢顺著衣服的下摆深入衣服里爱抚不知不觉间小 兰感到束缚一松小衣衣已经被解开了 这个……这个臭男生!怎麽脱得那麽顺手?没时间细想她就感到自己肿涨的 部位被粗糙的大手握住男人逐渐加大力量还用拇指在蓓蕾周围滑动 小兰这时才发现胸口都是汗水还有自己的蓓蕾已经……挺起来了!好羞!「 啊~喔~」 在汗水的润滑下男人拇指的动作让她不住的体验酥酸的感觉男人的舌头又离 开了她的唇顺著她溢出的玉津滑下颈子吻到锁骨接著男人托著乳房把她捧高抵住 了桌子底下男人则压低了头他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麽?难道……「喔!~嗯~嘤~呜……」 讨厌~怎麽可以…… 「嗯嗯~」 她感觉到男人用嘴唇摩擦著她挺起的部位接著是舌尖细细的品味著红晕上的 汗水然後他张口把她整个含住舌尖不停的在尖端画圆逗弄著她害她更涨更挺挺的 有点疼 讨厌……怎麽可以像个小婴儿这样吸人家……「哈~啊~」小兰忍耐著仍不 时的发出难耐的呻吟手……他的手……他空出来的手抚摸著已经汗涔涔的背脊撩 起短裙勾起贴身衣物探了进去不行~那里…… 刚刚隔著布料触碰就让她受不了了……「啊!」手爱抚过臀部……不行!滑 到湿透的裤底……不行啦~讨厌……要来了……「啊啊啊啊!」 小兰叫了一声,身体剧颤大腿紧紧的绷住讨厌~好~好刺激~他明明只是抚 摸……「啊~」比「自己那个」……还要…… 「啊~喔喔~」 为什麽~一样是手指「喔~」 为什麽~感觉更强烈?「啊啊~嘤~」小兰感觉到自己在不断释放著并且顺 著大腿滑下了 讨……厌……好…… 「啊~」 好讨厌~微妙的感觉让小兰忍不住扭动著腰肢像是逃避又像迎合「哈~喔! 喔!~」天啊~流了好多~好丢脸~阿正的手指……「哈啊~嗯呜~」 好……讨厌啦…… 忽然男人停了下来抽出了湿淋淋的手指小兰抬起头莫名的看著阿正微张的小 嘴溢出的玉津闪闪发亮酡红的脸颊冒著细细的汗水一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此时饱 含水光、抚媚如丝小兰焦虑的坐进阿正怀中用挺起的蓓蕾摩擦著阿正胸口以竭止 饱胀的难受感大腿交替摩擦著盈盈春水不住的溢出 小兰喘著气吐出了小舌舔舐著嘴唇天啊~我在发什麽骚!我要给他一巴掌一 巴掌!手过去了不过却是扶著阿正的头又吐出舌头继续深吻 完了完了! 她坐进阿正怀中时就发现了男人的那个已经硬梆梆的直顶著他还发出恐怖的 抖动完了~我的贞操(淫色淫色4567q.c0M)~ 男人把她搂在怀中一手蹂躏著身上柔软肿胀的部位并且用食指拇指轻轻的搓 著挺得发痛的蓓蕾缓解她的涨痒另一只手则深入腿间拨开了裤底再一片泥泞中深 入 讨……厌……进去……进去了~中指在炙热的深处探索拇指却有意无意的把 潮湿的黏腻往她外面上方敏感的核心抹弄的她无法专心接吻只能伸著舌头用舌尖 彼此逗弄 实在……不行了…… 她扭著身子感觉自己的臀部不断的刺激男人的那里但是她停不了从下面传来 令人羞耻的声响激发著她的欲望还要~讨厌~人家明明……明明要停的……阿正 的另一只手也加入了下半身的战局原来里面的手指多加了一支而新加入的手指则 沾著黏滑的春水抚弄著她敏感的核心周围 「哈啊~喔喔~天啊~喔~」 天啊~好强烈~好~好棒~好厉害! 小兰激烈的扭动身体「阿正~好~好好~啊~」 天啊~我居然开始叫床了! 「啊~阿正~好舒服~」 好~好丢脸!啊~讨厌拉~「不……不行了~阿正~快一点~啊啊!好棒! 对~」 讨厌讨厌~阿正怎麽那麽厉害~「啊~啊啊~不行了~ 不行~」 好棒~啊啊~要~要到极限了小兰拱起了身子不停的回应著手指的动作 「不行了~啊啊~阿~啊正~喔~要~~要死掉了~要死掉了~」 要高潮~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了! 「死掉了了了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兰身体弓起僵直不住 的颤抖酥酥软软的欲望之流把她冲的天旋地转彷佛飞到天空又像在水中载浮载沉 她慢慢从僵直颤抖中软摊回阿正的怀里头靠著他的肩膀裸露的乳房挺的高高 的正慢慢消退大张的腿间随著他的手指抽出而泛滥出来 天啊好……好讨厌……还好没真的作……可是她感觉的到阿正的欲望不停的 敲打著她的腰肢「这样……就好了……那……我们」阿正涨红著脸双眼布满血丝 看著她赤裸的胸口与腿间 小兰酥软的身子可以明显的感觉他的饥渴「我……还要……」咦?我刚说了 什麽! 「欲恋学园」银色月光下的激情3 (限) 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阿正头昏眼花的自问。其实,阿正很早就对小兰有兴 趣了。 早在一年级的时候,他就迷上了这个弹琵琶的美少女。那是社团招生的时候, 他经过国乐社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低著头在演奏。古典的瓜子脸,抚媚的双眼, 加上修长苗条的身材,还有那种似笑非笑、彷佛蕴藏著什麽秘密的神情。 他想,传说中的「洛神」,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他当时小提琴遇到了瓶颈, 一直无法突破,於是索性换了乐器,改练二胡。这个决定把阿正的老爸气个半死。 「不是二胡不好,而是二胡的市场有限!」管他什麽市场有限!重点是二胡 才能给他机会,与他的「洛神」结缘。阿正在家里拚命的听二胡、拉二胡、玩二 胡。 终於在社团发表会,有机会能跟小兰一起登台。他们真的结缘了。可是…… 这进度……怎麽突然跳了一大步……也太大步了! 月光下,他的女神,在他的怀里,裸露著酥胸,涌著泊泊的爱液,随著他的 爱抚娇柔呻吟,甚至还弓起身子,任由他的手指引导她迎接颤抖的高潮。 他快炸掉了!不只是那里,连人都快炸了!不行,到此为止,就这样了,我 的女神,我心满意足了!阿正强压下把小兰扑倒的欲望,决定带著满满的回忆回 家。今天不用睡了,大概要打手枪打到天明了吧! 但是,天啊,我的女神,她居然说「我……还要……」阿正气血冲脑,整个 脸都沸腾涨红。但是他有一点小小的失望。网路上有耶莫名其妙的人说,小兰其 实很开放,会乱搞性关系,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 不不不,她只是喝得太醉,才会乱七八糟的……我……我这样……不是趁火 打劫吗?我怎麽可以……阿正手上一紧,发觉小兰的手抓住了他。 小兰抚媚的双眼用一种迷蒙的眼神看著他!阿正听到了几理智线崩断的声音! 「嚎嚎嚎嚎嚎嚎嚎!」阿正扯断了钮扣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把衣服脱了下来垫在 小兰背後,然後手托著她的头温柔的让她躺在窗边,然後脱了裤子,露出他快涨 爆的部位。 月光洒落在她盈著薄汗的肌肤,反映著晶莹透亮的光芒。高潮的馀韵还让小 兰娇喘不已,赤裸的身体还因为深深地喘息而起伏晃动。阿正双手顺著她修长的 脚爱抚亲吻,直到大腿内侧,重新引出她潺潺的春水。 讨厌!那是什麽东西!筋肉虬结、抖动不已的那个……是男人的那个吗?小 兰的醉意与酥酸的欲望被吓退了三分!但是男人的手与舌头,又从大腿内侧招惹 出身子的酥麻。 讨厌啦……不要继续了……我是笨蛋……我说错了……不要了……「嗯…… 喔……嗯……嗯……」小兰心里这麽想,嘴里却不住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催促的 阿正更进一步。 阿正慎重的捧著小兰的臀部,稍稍的抬高,刚好让小兰可以微略看到。他… …他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麻?阿正好像捧著神圣的酒器,恭敬的低下头,准备要品嚐里面的醇酒 …… 等等!该不会……不行!不行啦!好脏!「喔喔~啊……哈……哈……阿正 ……喔~」天啊~讨厌~怎麽会……很脏……不可以…… 「啊~」好舒服~天啊~天啊~阿正的舌尖先轻轻的舔弄著唇瓣外侧,然後 像是羽毛似的玩弄著唇瓣,接著顺著唇瓣往上,逐渐接近她敏感的核心。 讨厌!怎麽会……啊!怎麽会这麽……好……好棒!讨厌啦!她颤抖了,脚 趾不由自主的抬高、挺直!怎麽会~讨厌~「啊~喔~」当粗糙的舌蕾沿著敏感 的核心周围轻轻的括动时,她已经完全不行了! 小兰的双腿不受控制的夹紧阿正的头,腰肢也自动的扭动起来。 「啊啊~ 喔~不行了~啊~」 讨厌啦~身体~自己……小兰感觉自己挺起了腰,把臀部不停的往阿正的舌 尖顶。讨厌!这样好丢脸!可是~身体自己就……不断涌出的春液,漫过了股间, 顺著大腿与臀部的曲线滑下,然後滴落在地上。 小兰不停的弓起身体,向阿正的舌尖需索,但阿正始终避开核心的接触,然 後他还把手指,再次送进小兰体内。 色色的水声,在社办里面不住的回响。好讨厌~好讨厌~阿正!啊~好丢脸 ~可是~好~啊~好棒~好棒喔~他的舌头怎麽会那麽灵活,弄的她……「嘤~ 嘤~」小兰羞耻的要死,咬著唇,发出语意不清的呻吟。 激烈的酥麻充斥全身,要来了~要来了~讨厌~刚刚才高潮过~为什麽~又 ~啊~小兰紧紧抓著旁边的桌脚,身体开始紧绷,但是阿正却停了下来。 不要~不可以~还没有~还要~还要啦~小兰紧紧的咬著唇,深怕自己开口 对阿正哀求。 阿正艰难的分开小兰的大腿,把身体挺向前,小兰感觉到一个滚烫坚硬的大 东西贴住了股间柔的唇瓣。 好烫!那是……「啊~」阿正低头含住小兰的耳珠,轻轻的舔弄,电流不住 的涌进她的大脑,胸口阿正的双手包住了她,食指与中指挟著红宝石,不断的逗 弄。 讨厌~还要~还要~为什麽~我……我还想要啊~ 阿正的牙齿轻轻的咬嗫耳根,刺激的疼痛,让她觉得兴奋不已。突然男人把 腰部一沉,坚硬火热的东西,「滋」一声,顶了一部分进去。「啊~」好痛~可 是~又……又好刺激~好棒~ 讨厌~我在想什麽~ 小兰感觉到自己被大大著撑开、充满,又烫又硬! 男人低头吸吮著宝石,空出了一只手去玩弄她敏感的核心。讨厌~小兰闭著 眼睛承受著核心被揉捏引起的酸麻感觉~一被玩弄,小兰又忍不住抬起身子扭动, 迎合手指。 「啊~ 嗯嗯~喔~」 但是那里被顶的紧紧的,身子一抬,就挤出了更多的春水,他也更加深入。 讨厌~又痛又……又好舒服~啊~讨厌~为什麽~小兰又恐惧又渴望,却又不知 道该怎麽办好,只能张著小嘴,不住的喘气。 阿正忽然用力的沉下身子,引来小兰一种撕裂的痛楚。 「啊!好痛!」涌出的血丝,让阿正吓了一大跳!处女膜?「小兰你是处女?」 「好痛……阿正……好痛……」「对不起……天啊……我不知道……」小兰举起 了双手,泪眼婆娑的要求阿正的疼惜。 因为一动就痛,阿正也就不敢动了,他只能固定著腰部的动作,低头下去深 吻小兰。 讨厌!刚刚舔人家那里,现在又跟人家接吻……脏鬼脏鬼~嗯~嗯~「呜~ 嘤~嗯~嗯~」 讨厌~好会吻~小兰吐著舌头任由阿正玩弄,以平复处女膜撕裂带来的痛楚。 天啊!她是处女? 网路上那些流言,是胡扯的?天啊!如果知道她是处女,阿正一定刚刚就跑 了!嗯~好甜好香~小兰因为痛楚与欲望而茂出了好多汗水。小兰连汗水都好香! 不行~停不下来~阿正继续伸手到交接的部位,去爱抚小兰那个敏感的部位, 不一会小兰又开始呻吟起来。「啊!阿正~啊~啊~」 讨厌~一直让人家~叫~讨厌啦~丢脸死了~啊!好痛! 阿正又更深入了一点。 阿正低头去玩弄胸口的宝石,两只手都到了交接处,去抚弄唇瓣与核心,也 在大腿内侧不停的爱抚。 阿正又更深入了。 好深~讨厌啦~怎麽会……又深、又涨……又好烫!那里会不会被烫伤啊… …喔……阿正抬起了身体,握著小兰的乳房轻轻的揉动,然後扭著腰,开始摩擦 著小兰体内深处。奇异的感觉让小兰体温又重新炙热起来。明明就还会痛……可 是…… 阿正忙碌的在小兰的敏感部位来回爱抚,在小兰体内摩擦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他低头再次吸吮乳房,用手去爱抚小兰的脸,然後用了更大的力量揉著核心。小 兰头昏眼花的扭动身子,还吐出舌头去跟手指交缠。阿正试探的慢慢抽出,然後 又困难的深深地进入,比刚刚还更深! 「啊~」小兰深深的吐了口气,感觉又被重新塞的满满的。好涨……好深… …讨厌……这麽满这麽深……好奇怪……她大量的分泌,让阿正一次一次顺利的 拓进处女地。 每当小兰以为已经到了底的时候,下次竟然又更深了。痛……讨厌……为什 麽……这种感觉……讨厌……啊~好深~天啊!身体……有点吃不消了……好想 ……阿正再次抽出去的时候,小兰感觉一种吸引力,勾引出大量的液体,流下股 间。 好多……讨厌……嗯~啊~还在进来~喔~那麽慢~小兰身子不住的颤抖。 阿正快疯了,他好想用力的抽送,又怕她痛,只好忍耐著不停的慢慢的抽动。可 是小兰却受不了了~当阿正抽到只剩头部在小兰体内的时候,小兰已经拱起身体, 渴望他的进入。 「你……你不痛了吗?」还是痛啊……可是……痛的很……很舒服……讨厌 ~说不出口啦~讨厌~小兰吐出舌头,舔著饥渴的唇。小正再次慢慢的深入,让 小兰吐出满足的叹息,又慢慢的退出。 受不了了!小兰揽著小正的腰,用力的弓起身子,去迎合火热的铁棒。小正 还是忍耐著继续缓慢的运动,小兰逐渐狂热的欲望,让小兰不停的扭动身体,还 要~还要~讨厌~我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可是……那个用力撑开、涨满、滚烫、激烈的摩擦 …… 还要~讨厌啦~我还想要!当小正抽出时,小兰承受著缓慢摩擦的感觉,但 是当小正顶入时,小兰弓起了身体,快速的迎合插入的动作!「啊~好~啊~」 小兰不由得闭上眼睛,赞美体内激爆的酥麻火花。 「快点~阿正~啊~求求你~啊~」讨厌!我说了什麽!讨厌啦!这样好淫 荡!她说快一点吗?她在求我? 天啊~好色~好淫荡~我在说什麽~啊~阿正伏上小兰湿漉漉的身体,用力 的挺了进去!天啊!啊!好涨!好深!好痛!可是又…… 「好~阿正~好棒……不行……啊!太用力了~会~坏掉~啊~」「我…… 我停不下来……小兰……你好棒~」明明很痛~啊~明明很痛的~可是~涨的满 满的~又好深~顶的好麻~好棒~比刚刚手指的感觉还强烈几万倍~天啊~阿正 的汗水不停的滴落,她的春液,也不断涌出股间,湿了一大摊。 「阿正~太用了~太深了~啊~」小兰不由自主的交缠著双腿,紧夹著阿正。 「阿正~啊~阿正~」「小兰~喔~」 激烈的抽送动作引起的激烈酥麻,让小兰的脑子沸腾,几乎翻了白眼。 阿正又把手伸去抚弄核心与乳房。 好棒~又痛又舒服~啊~好棒~「阿正~喔喔~啊~阿正~要死了~好棒~」 阿正捏揉的动作变得粗鲁,但是即使有点痛,都让小兰觉得好棒! 不行了~不行了~要高潮了~又要~啊~小腹一阵阵抽动,身体也开始僵直, 不住的往上弓顶~「要死了~又~要死了啦~阿正~」 小兰激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从来没这样~这麽疯狂~啊~好棒~好好~「 死掉了~死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兰大声哭喊著,身体发出剧颤。好爽~好爽~天啊~我怎麽……天啊~啊 啊……阿正……阿正……「小兰……你脚……喔……要放……我不行了~喔~喔 喔~」阿正发出阵阵雄吼,用力抵向小兰深处,滚烫的热流一股脑的涌进了小兰 体内…… 「欲恋学园」银色月光下的激情4 那天她从床上惊醒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她怎麽 回到家、怎麽上床的记忆完全消失,但是在社办里经历的「第一次」过程,却依 然栩栩如生的在脑海里重播。滚烫的热流一股脑的…… 她瞬间满脸通红,脑子一片空白。怎麽会……难道是做梦吗?不,肯定不是。 因为股间传来的涨痛,还有异物感,指证历历的告诉她,她真让那个「大东西」 进入自己体内了! 「大东西」……哇~~~~什麽大东西啦~~~~讨厌讨厌!假的~假的~ 一定是假的~她拿出镜子确认自己的身体……又红又肿……好像还好,不太严重 …… 不对!不对!她记得很清楚,那个笨蛋最後……最後……最後好像……在里 面……那个滚烫的液体……小兰立刻又满脸通红,脑子一片空白进入当机状态。 「不行!」小兰奋力从床上坐了起来。 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了!可是他竟然在里面……里面……又当机……不行! 那我……那我……会不会……怀孕啊……怀……怀孕!澎!脸又整个红了起 来。当机中。 振作!怎麽办?要去看医生吗?可是……要跟医生怎麽说……说我被阿正在 里面……在里面…… 又当机了。哇哇哇哇~小兰胡乱的挥动手想要把妄想挥走。她拿出手机算算 自己的时间。还有几天……大姨妈才会来……等好了! 对对,大姨妈来了就知道了。不会那麽……小兰感觉自己的头上突然冒出了 颗大石头,上面写著「堕胎」两个字,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天啊~这样不是被网 路上得人给说中了。到时候一定会被传的更难听……一想到这里,小兰眼泪就流 出来了。 气死了!我为什麽要被那些人这麽说……乱传些胡扯的谣言,她根本不是那 样的。不过那个该死的阿正,居然从此以後就没出现了。社办从此没见过他来, 路上遇到就马上开溜,走去他班上想找他,他居然给我跳窗逃走! 这是怎样!反正已经玩弄过了,就弃如蔽蓃这样吗?最要命的是,当小兰提 心吊胆的等到了大姨妈光临日(淫色淫色4567Q.COM),那个可恶的大姨妈……她居然失约了……姨妈啊!!!! 怎麽办!小兰心想,要不要找姊姊小香商量?可是一想到她那个理性冷酷到 不行的姊姊,小兰就觉得双脚发冷。她姊姊是不能接受婚前性行为这种事的。 「小兰!你这个败坏门风的烂妹妹!跟我回老家!」然後她就会被关在闺房, 十年踏不出闺房一步……好可怕……还是晚一点再找她好了…… 小兰後来决定去找姊妹淘商量看看。於是就约了琳琳、碧芳、怡君,四个人 一起去看电影。「哈哈哈哈!」「好好笑喔!」「呃……喔!哈……哈……好笑 ……」好想哭喔~根本笑不出来~ 小兰完全无心在看电影,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怎麽开口。看完电影以後, 四个人一起去速食店,叽叽喳喳的聊著学校的事情。该怎麽说呢……小兰在心里 苦笑。奇怪,平常自己明明是什麽话都会乱乱说的,怎麽现在好难说出口。 不久,话题就聊到男生身上了。这是好机会。「其实男生都是一个样啦,色 的要死,又讨厌!」小兰有感而发的说。「唷,」碧芳神经敏锐的眯著眼,飘向 小兰,「是哪个男生很色……又很讨厌啊?」 碧芳是个小说迷,尤其偏好BL作品,小兰手上的「糟糕藏书」,都是碧芳借 给她的。 就是那些「糟糕藏书」开启自己那个让人害羞的领域……都是碧芳啦!害我 常常想些色色的东西,作些色色的「自己那个」的事,然後才会被……这麽一想, 小兰不由自主的回报凶恶的视线。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啊!怡君~你看~小兰好凶喔!」小兰心里也知道,其实也不关她的 事,是自己……该死的不该喝那麽多酒……笨蛋…… 「小兰怎麽了吗?那些网路上的变态又去纠缠你嘛?」呜~还是怡君最贴心 ~果然是我们这群人的妈妈。网路变态事件是小兰心里的痛。一开始是网路上有 些无聊的人,在她放的演奏照片下留了「妹妹好有气质好漂亮,可以让哥哥插一 下吗?」之类的话。 小兰本来就是心直口快的人,於是就严声厉色的留了话骂回去。结果那个该 死的笨蛋,居然把她的照片与网址放上色情网站,还留言说要她是援交妹想要援 交。 这件事惊动警察介入,最後把那个笨蛋抓出来。 虽然运气很好没有被记者报出来,弄的全世界都知道,可是从此以後,小兰 的网页就免不了受到很多变态骚扰。 现在她学聪明了,删掉留言,不做回应。 跟猪对骂只会沾得满脸馊水。 「那种事情……我已经习惯了……唉……」小兰无奈的说。怡君是漫画社社 长,个性温柔,「我认识的男生确实不少人是满脑精液呢。」怡君微笑的说。此 言一出,其他三个人瞪大眼睛盯著她。 怡君有时候说话真的很劲爆。她大多数的时侯柔柔顺顺的,可是就是会三不 五十说出一些让人被打击的发言。 「琳琳有弟弟,应该很清楚啊。」怡君转头对琳琳说。琳琳红了脸,「对啊 ……他色色的东西很多……碧芳你哥哥不是也是……」琳琳个子小,胆子也小, 个性比较害羞,喜欢穿可爱的衣服,常常穿的像是洋娃娃,是个爱画画、缝制可 爱衣服的才女。 「啊?」碧芳家里有个哥哥,两个人的房间都是「糟糕书籍」、「糟糕游戏」、 「糟糕漫画」、「糟糕影音」的宝库。「说到我哥,他们那一伙人,最近好像又 把一个处女弄上床,然後抛弃呢!」咦!?这……这不就是我的遭遇吗? 「你跟你哥他们那些人很熟?」「是啊,那几个男生,帅是很帅啦,可是每 个人的个性都卑劣无耻到了极点。他们都找处女,勾引他们上床,说什麽吃处女 可以采阴补阳,超白痴的。」 「好像是什麽奇怪的宗教似的呢……」怡君说「还采阴补阳咧……神经病… …」阿正该不会也这麽想吧?「其实他们是喜欢处女比较「紧」!而且有那种征 服女生的感觉,都是些沙文主义的猪。」 「这些女性的公敌……」小兰恨得牙痒痒的说。「他们上次还搞大了一个女 生的肚子,跟我哥借钱去堕胎……」小兰听的脸色苍白。对啊……堕胎要钱的… …不是有听说什麽堕胎药吗? 可以去买那个吗?「有一次某个女生自己吃堕胎药,结果大姨妈连续来两个 礼拜!整整两个礼拜耶!差点死掉!」好可怕……大姨妈来两个礼拜……天啊… …大姨妈作客那麽久……卫生绵要准备不少吧…… 不对不对,那不是重点~「那会失血过多死掉吧!好可怕!」怡君说「对啊! 他们那群人天天去陪那女生,可是等到女生一恢复,立刻逃得无影无踪!超过分!」 「他们只是想确定女生没死而已吧?」「我也这麽觉得……」「那女生真笨……」 对啊……我真笨……不该喝醉的……好想哭…… 这个话题……我是不是该说出来了……虽然他们可能会吓一跳……但是他们 ……就算被她们骂笨也无所谓了…… 「怎麽办……我好像怀孕了……怎麽办!」「咦!」所有的人转头看向那个 泪眼婆娑的人。「我已经……两个礼拜没来了……他又不理我……」琳琳抓著包 包上的吊饰娃娃,小声的哽咽著。 怎麽……怎麽琳琳也……我们真是好姊妹啊……居然……小兰不尽心想。琳 琳抓著小兰,伏在她的肩膀上大哭。咦~这这……「琳琳别担心~详细告诉我们, 我们会帮你解决的!」小兰抱著琳琳,给她支持的力量。

推荐